華音網

中國藝術碩士網

教師人才招聘網



觀摩2014年第二屆胡琴藝術節的一些感受和粗淺的建議

發布日期: 2015/4/7 9:16:00
作者:


    2014年11月在北京中央音樂學院舉辦了第二屆胡琴藝術節,我院青年教師幾乎都到現場進行了觀摩,體味了胡琴節中帶給我們的種種感受。這些感受中有喜悅、有震撼、有沖擊、還有一些反思。
喜悅之處主要有如下幾點:一是我系領導梁雲江教授的作品《鄉歌》,榮獲了2014“金胡琴杯”胡琴小型作品展演銅獎和網絡最佳人氣獎。這次的新作品比賽一共有二十二個作品參加展演和評獎,且許多院校對此次比賽的重視程度也頗爲用心。無論是從作品的創作理念,再到展演的人員都是中央以及各地方院校最能代表其特色和最強陣容的結合。其次,我們通過此次的活動,增進了與全國二胡師生間的交流學習:如中央音樂學院的劉長福用簡短的話語總結了他的藝術人生,傳授他的教學理念;我系侯少哲和郭小琴老師與中國音樂學院副院長宋飛教授的交流;張國亮老師與中央音樂學院趙寒陽教授的交流;我與中國音樂學院國樂系主任張尊連教授的交流;以及與上海、西安、沈陽、武漢、星海、南藝的師生的交流。結識了許多年輕的同行,吸納了很多別人的教學理念與教學方法。“師夷長技以自強”,通過交流學習和認真總結,相信對我系的二胡教研室的學科建設與蓬勃發展都會起到顯著地促進作用。
    震撼和沖擊主要體現在:其一,北京的兩所音樂學府,他們在對高精尖的技術訓練過後,已經明顯感覺開始步入了對中國傳統音樂更爲深層次的挖掘與研究,主要表現在他們的作品創作風格上。這次獲得金獎的三部作品,它們的創作風格從以往的寫實逐漸地轉爲寫意,很符合當代作品的創作理念與審美需求,而且具有引領音樂發展方向的意義。首都師範大學的院長楊青教授以作曲家的角度,在賽後總結中談到了他眼中的作品評判觀點,並且呼籲創作者的作品要能和時代接軌,這讓我感觸很深。中國傳統音樂的發展在順應時代需求的過程中已經大步向前,在這之中,也給我們提出了許多新的要求。其二,富有時代氣息的民族室內樂的起步與發展已經是迫在眉睫,並且是未來民族音樂發展的一個主導方向。此次的民族室內樂音樂會讓我們感受了極具特色的中國地域文化,很多我們未知和陌生的音樂語言、音樂風格都有展示,在歎爲觀止的背後,更多的是想要一窺究竟的沖動。其三,個別演奏家的演奏真的很讓人爲之折服。不僅在于高超的演奏技術,更在于他們對音樂的理解的深度和廣度。
    在分享別人的幸福成果之後,我們也會有許多值得反思的地方。但就我個人認爲,反思即是自我反省,而在反省之前應該給我們自己予以准確的時代定位。我院民樂系自建院以來就已經設立,在一代代前輩的努力與付出中,培養了許多優秀的胡琴演奏家、教育家,也響徹一時。當我們這些年輕教師在吸食前輩們辛辛苦苦釀造的花蜜的同時,我們是否就是安于現狀從而坐以待斃?是否就是只著眼于現實而抛棄了我們來到這裏的初衷和誓言?就目前的現狀來看,我個人認爲我們有必要作出一定的調整,于是乎,我想談幾點粗淺的建議。
    一.有關學術氛圍的改變。此次去中央音樂學院交流,組委會的活動安排的很滿,而且每一場活動都如馬拉松一樣。但就現場的情況來看,場場爆滿。本人有三場音樂會或學術交流會都是站著看完的。每一場活動提前30分鍾就已經沒有了座位,並且樓道、樓梯全是前來想要學習的人。我的學生張彤彤同學在兩場學術活動之間,爲了聽第二場音樂會,放棄了兩首作品,轉入第二個場地才勉強坐在了音樂廳最後一排的位置上。反觀我院的學術講座,學生的積極性並不高,每次都不得不下發任務,要簽到,才勉強有觀衆。這是可悲的。不過現象的存在必然有原因,我認爲原因有二:1.學術交流機會相對比較缺乏。我們身處一個信息高速交融的時代,同專業的教師與學生的思想在與時俱進、自我修煉的同時,更需要互相交流。“知識是不會嫌多的。”我們在同一學科的內部交流固然重要,不同學科之間的交流也不容忽視。新的學科建設、課題研究都離不開學科與學科之間的相互嫁接。如果可行,不論是積澱深厚的前輩,還是生機勃勃的青年教師都可以多多進行學術講座,這樣既可營造我系的學術氛圍,又可提高教學的質量,還可以起到促進教師不斷研究新理論,開發新項目的良好效果。2.學生對自己沒有足夠高的要求,進取心相對匮乏,又缺乏引導。目前我系的二胡學生的人群是龐大的,但普遍都表現出進取心相對較弱,不願意努力競爭,每次的考試成績都報以無所謂的態度,只要能及格就好,這樣的學習風氣是可怕的。作爲教師,我們有責任和義務提醒乃至鞭策他們從自甘墮落的態度中走出來。據我觀察,許多學生還是願意努力的,他們需要信心和恒心,我們的老師,在對待學生的態度問題上是需要耐心和決心的。無論我系學術氛圍所存在問題的具體表現如何,我個人認爲,有必要出台和推行相應的改革手段和措施。
    二.音樂完整性的教學理念。目前的大環境是一個快節奏的、快餐式的且相對浮躁的時代,這是社會發展的一條必經之路。西方國家的各個學科,早在工業革命時期就已經經曆了快節奏所帶來的種種變遷。這之中有促進的,也有阻礙的。但我想說的是,這樣的大環境與中國的傳統音樂文化其實是不太符合的。中國無論是思想文化還是藝術文化都講求一個“沈”字。沈就是入定、就是不浮躁、就是厚積薄發、就是接地氣。而我們現在考試,因爲學生太多,往往只是抽查,于是乎學生也開始尋找相應的對策,如類似文考的“壓題”。學生們自發的開始揣摩老師的心態,猜想老師可能抽查的幾個段落。從而只練那幾段,甚至那幾句。惡性循環應運而生。我認爲,可以遵循因材施教的基本理念,能力強的學生作業適當多點,學的快點,學的多點,能力稍弱的學生作業少一點,但是都應本著求真務實、精益求精的教學態度。我倡議能否每一次考試無論長短,都讓學生們能完整地演奏完一首作品。據我所知,中國音樂學院的二胡專業考試要考兩到三天。這樣高強度的考核才能激勵或者說強迫學生們迎難而上,而不是知難而退。在學生心目中,每一次的期中、期末考試才是有分量的,不會讓他們覺得考試很隨意,老師很隨意。才能有效地遏制住惡性循環的源頭。誠然,老師們會更加辛苦,但反觀您教授的每一位學生在畢業後,乃至得到用人單位良好的反饋意見時,是否才能更加對得起自己的這份職業賦予的神聖使命感呢?俞鵬先生、段啓誠先生、張炳燎教授、舒昭教授、李汲淵教授、肖前勇教授,譚明才教授等等,其實我們的前輩老師不都是這樣付出才成就愛了現在的我們嗎?
    三.對待音樂的態度問題。音樂是一門學問,不論我們是教師還是學生,都是這門學問的研習者,傳道人。學問是神聖的,學問中不得摻雜許多的不確定,諸如差不多,還可以,將就之類的詞語。學問具有其特有的嚴謹性的科學性。我們的同學們在學習的過程中總想著投機取巧,自然也就無法在此領域中走得更遠。精益求精是做學問的根本之所在,好比藝術品從屬于商品,但是商品不一定都是藝術品。另外,“嚴師出高徒”。作爲一名專業教師,我們首先就要做到努力指出糾正學生們所存在的各種問題,而不是視而不見、放任自流。
    一個真愛音樂的人會把音樂當做自己的第二生命,會爲此嘔心瀝血,會前仆後繼。我們都是懷著夢想進入到這個能讓夢想起飛的殿堂。而音樂學院就如同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庭一樣,我們所爲之做出的每一點貢獻都可能使其更加燦爛,也會讓我們自身名利雙收,中央音樂學院的教師們的付出和收獲是顯而易見的,他們的良性循環的經驗很值得我們去深思與借鑒。無論是教師還是學生,我們都應該珍惜在這裏度過的每一天,認真耕耘我們自己每一寸土地,才不會讓我們奏出“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充滿悔意的絕唱。



關閉窗口